墨尔本紧急救助活体试验

05/12/2011 § 87条评论

(《男人装》2011年12月刊专题 — 《 谁来扶我一把》 — 澳大利亚墨尔本部分)

时间:10/11/11 4pm-5pm
地点:Camberwell 主要商业街附近
工具:1x 低端入门单反机可连拍焦距不够长 + 1x低端长焦机焦距够长连拍不能
非专业参与人员:照片&文字:Beya 主演:Jing

过程及说明:

让演员当街晕倒(其摔倒的样子类似于低血糖或是心脏病突发,而非交通事故),看周围的人群的反应,是否有人上前询问、扶起或是打电话求救。

Camberwell是墨尔本的老区之一。我和静在选择晕倒地点的时候纠结了一会儿。原本想倒在主街上的,但是主街行人道只有三米见宽,一边是商店,一边是两道行车马路。以我和静的生活体验,晕倒在这里,很容易引起混乱。店员会帮忙,路人会帮忙,驾驶员都会停车帮忙,交通堵塞是一定的,影响市民正常出行也是一定的。从摄影角度说,最后的照片大概就只能是乌泱泱的一堆背影。所以,我们最终选择了主街后停车场旁边的一条通道。

选好地点以后,我开始紧张了。事实上,我从下午两点就开始紧张了。静一直笑我怂,我自己分析是对事情发展的不可控性让我既兴奋又紧张。同时,我很佩服她从容不迫的胆量。谁知道,临拍前几秒,她开始怂了。走过去又走回来,走过去又走回来,一边嘴里还念叨她自己这几年做过的无数壮举和糗事。励志句如下:“我那什么都干了,这个算什么?我那都那样了,这个是个屁!第一次总归有点儿难,豁出去就好了。。。”我躲在电线杆后面,默默地对她伸出同样在颤抖的手。借了我这点儿微弱的能量,她终于义无反顾地走向晕倒现场。

啊啊啊啊啊!大家可以给点儿鼓励的掌声么?这是金马奖,金钟奖,金鸡奖,金棕榈奖,金酸梅奖,奥斯卡金像奖的全料影后好么?没台词,没特写,连个正面都木有!!!只有一个孤寂的背影!!!!!这个背影带着如此巨大悲怆的气场,一时间,我喉咙发干,眼泪打转。她摇摇晃晃,踉踉跄跄,蹒跚踌躇举步维艰。突然,她打了个旋儿倒了下去!!!!!哇!太美了!苏三起解有木有!!贵妃醉酒有木有!!!霸王别姬有木有!!!!!

这个背影倒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位身穿蓝色条纹长衫的大婶拐进了取景框,她直奔她而去。请注意大婶的步行途径,完全无视靠边行走的常规,以直线距离接近试验目标。下面是当时的对话:

大婶:Are you OK?
静:。。。。。。
大婶:Do you want to get up?
静:OK.
静:I’m fine. I’m fine.
大婶:Thank God.

然后静在她的搀扶下勉强站起来,我的取景框突然被另一位白衣大婶填住了。这位白衣大婶感觉也是去救人的,因为她突然加快了走路速度,以至于我不得不自暴目标,从电线杆后面跑出来拍照。相机不知道我要干嘛,于是定焦在白衣大婶身上,后面模糊的背景是蓝衣大婶正在扶静起来。

接下来就出现了很伤心的一幕。静开始解释这是个实验,请求问问题。大婶立即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一边摆手一边离开说:我要去取车了。等我跑过去已经太晚。大婶最后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狐疑?困惑?愤怒?说不清。我们有点沮丧,觉得自己辜负了人民群众的信任。

我意识到自己的隐藏角度有问题。如果施救人越多,照片就越难拍,我的位置就越暴露。我们环顾四周,发现对面的超市平台上可以俯视这个通道,于是我就上去了,从上面看到的通道是酱紫的。

这里需要特别表扬主演的敬业精神!这个可以让她荣登影坛巅峰的摔倒动作,是多么真实可信!一摔下去胳膊肘就破皮了。伟大的主演在试验场地徘徊了五分钟,看看四周无人,开始了第二次晕厥。特别说明一下,为什么要四周无人。还是根据我俩的生活经验,如果在人前摔倒,无论是谁,会马上被搀住,连摔倒的机会都没有。(见过无数次老太太在公车上刚摇晃就被旁边人立马扶住的人在此。)所以,我们假定的是一个没有目睹到他人摔倒过程的场景。

第二组救助者很让我唏嘘。连拍的那组照片可以看到,这位大妈左手牵着高龄老母,右手牵着残疾儿子(看样子像唐氏综合症)。她已经走向相反方向,回头照顾母亲,一眼看见倒地的静。他们马路已经过了一半,没有丝毫犹豫地,她牵着两个人又回头走向静。另一位老者是从停车场斜插过来,同样在帮忙救助。

静拉住他们,简单解释。我冲下楼梯,跑过去。我们跟他们解释了事情原由,请他们原谅,感谢他们的帮助。静问施救原因,大妈很平淡地说:You are desperate. I just want to help you.大妈对我们说的实验啊,报告啊,杂志啊这些乱七八糟的名词没有一点儿怀疑。她好像置身世外,你说什么都好,我只是在做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我和她五十多岁的混浊却无辜的眼睛对视,一边站着她的老母亲和轻微残疾的儿子,突然觉得很堵。我们为什么要弄虚作假,给这些善良的人制造麻烦?

我和静有点儿感慨。她一直在说:他们人好好。。。我背了相机再次上楼,她在楼下转了一圈又一圈。我相机都快没电了,她对我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我下楼,她说:“不行了,我没有那个勇气了。” 再然后,我们就去拍了点街景以便交差。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试验的时间段限制了救助人群的年龄和职业。这个点儿,大多数人都还在上班,出入超市的基本上就是一些家庭主妇和退休老人。

调查问卷和分析

1)年龄?
2)职业?
3)为什么救我?
4)如果送到医院,是否会垫钱,可以垫多少?
5)考虑过后果吗(例如讹诈、被指认为肇事者)?

三个救助者年龄段:
蓝衣大婶:1)40-45 2)家庭妇女 (猜测的)
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妈:1)50-55 2)家庭妇女 3)本能 5)没有
老者:1)70-75 2)退休 3)本能 5)没有

问题3)为什么救我?
本能,自然反应。因为没有顾忌,短时间想不到那么多,只是单纯想帮忙而已。

问题4)如果送到医院,是否会垫钱,可以垫多少?

这个问题在澳洲不成为一个问题,故此忽略不计。澳洲实行的是全民保健的医疗制度。“每个公民(包括永久居民)都可以申请一张医疗保健卡(Medicare Card),持卡者可免费在全国任何社区诊所和公立医院得到一系列免费的服务,包括享受社区医生、急诊和专科或综合性医院的医疗、保健、预防知识培训等一般性基础医疗服务。”

澳洲的诊所和医院,无论公立和私立,都是先看病再给病人寄账单的。所以,这点和中国或者美国的国情都不一样,救助者完全不需要垫钱。澳洲公民看病的费用,根据《健康保险法》的规定,大多数完全免费,少数需要自己承担。救护车随叫随到。我同事的朋友曾经在公众场合昏倒,陌生人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因为他没有买私人医疗保险,结果就收到一张200多刀的救护车账单。他还抱怨:“没有那么严重要叫救护车啊,这位雷锋动作也太快了。”

国际病人适用于同样的过程,先看病再寄账单。
你用中文Google一下会看到类似这种问题:
“欠澳洲医院钱,不缴会有什么麻烦?”
“在澳洲开车超速罚单未缴,会被警察抓吗?”
“在澳洲没有缴税,还可以离境到港吗?”
我似乎跑题了。。。。。

问题5)考虑过后果吗(例如讹诈、被指认为肇事者)?

关于讹诈这个事情,讹什么呢?医疗费?上文提到澳洲的全民保健,看病是政府掏钱。全民保健不包括的救护车等费用,如果你是一个无业人员,或者退休人员,社会福利机构Centerlink会给你付。如果你有正当职业,稳定收入,这个帐单不管分多少期,你都必须付。从某种意义上说,澳洲的福利制度更像共产主义,劫富济贫。

如果被救人坚持谎称受害于施救人,最坏的结果就是警方给施救人一个骚扰罪(Assault Charge),但是警察会只听信被救人的一面之词么?他们不要调查取证么?如果最后的结果(比如旁观者的供词)说明被救人对警方撒谎,被救人有什么好处呢?就算施救人最后被指定罪名了,对被救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唯一能讹到钱的就是被救人证明自己是犯罪受害人(Victim of a Crime),得到犯罪受害人赔偿金。这个赔偿金可以补偿财务损失(衣服钱包什么的),和提供免费心理治疗。如果因受害治残,政府也会提供跟踪医疗服务。归根结底,这个也是政府给的,不关施救人(罪犯)什么事。要取得这笔金额,更要经历无数的调查取证。也就是说,要成为犯罪受害人,还不如在荒郊野外自己摔倒,自己打自己一顿,果断自残,然后无中生有出一个罪犯。这样,人证物证警察都不好找,又何必在公众场合人多眼杂的时候讹人呢?另外,这笔钱也不是太多。干什么不好,哪怕就天天休息在家,每周去Centerlink领点失业救济金呢?不管怎么说,在澳洲的医疗制度和法律制度下,在公众场合通过摔倒去诈骗的行为,都是一种小波说的“反熵”的行为,是人民大众称之为“二逼”的行为。

关于社会制度和国民素质的因果关系,我不多说了,估计你们杂志也不能说。

最后,谢谢姜一能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亲身体验了一把,让我们更加庆幸自己所在的社会,更加懂得珍惜和回馈。

Advertisements

§ 87 Responses to 墨尔本紧急救助活体试验

  • 猫时间说道:

    导演帝,影后!鼓掌!

    新大陆就像一张白纸,可以让理想主义者、不够厚黑的loser、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海盗…从头开始,老天呀,什么时候太平洋上能突然出现300万平方公里的新大陆让天朝的loser们重新开始哪。。。~~~

    • Beya说道:

      新大陆们最早都是从掠夺和杀戮开始的。。。

      这又回到上次我们讨论的点上了,我还是同意社会制度决定公民素质,公民素质推进社会制度这一因果循环论。法律不健全,有法不遵,执法不严。州官放火,百姓点灯。

      • 猫时间说道:

        社会制度和公民素质是相辅相成的,为什么偏偏中国就会负筛选出这么烂污的社会呢?我99地同意芦笛这次的连载文章《中国缘何倒退百年?》,中国人受苦受难,也是deserve it呀。。。

      • 猫时间说道:

        我想起《勇敢的心》中的最后一段,华莱士被作为叛国者开场剖肚,一开始围观的民众兴高采烈,可看到后来观众看不下去了,纷纷开始喊mercy!mercy!

        可是中国呢,几百年后的袁崇焕,被愤怒的群众吃掉了。。。

        怜悯之心有否,是宗教情怀对人的影响吗?

      • Beya说道:

        国人信奉的佛教,我一直都以为是在做生意。许个愿,愿望达成,就给点钱,称为还愿。愿望没达成,啐一口,什么狗屁菩萨。。。。

        宗教和文化有影响,但不是根源,否则很难解释同样是华人聚集地的新加坡。

      • 猫时间说道:

        那种见钱眼开的佛教我觉得根本算不上真正的信仰,我也觉得绝对真理是有的,只不过直戳人类软肋,让人一下子难以接受,耶稣说“我来,是带来刀兵”,所谓宗教,每个人都必须做灵与肉的争战,灵魂是从上帝还是从撒旦,这才是to be or not be的问题。。。

      • Beya说道:

        陈丹青说:活着就是中国人最大的信仰。只要活着,可以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很悲哀。。。

      • 猫时间说道:

        恩,“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论调总让我不寒而栗。。。

      • huhaijie说道:

        beya 这个关于佛和还愿的说法非常好!似乎有点道出本质的味道。(嗅嗅,嗅嗅……)

      • Ken G说道:

        国人信奉的佛教,我一直都以为是在做生意。许个愿,愿望达成,就给点钱,称为还愿。愿望没达成,啐一口,什么狗屁菩萨。。。。

        一点不假,真是这么回事。

      • Wenjun说道:

        唉。。。Apple is not orange, 只不过再证明一遍, 那啥没有可比性。。。
        “让我们更加庆幸自己所在的社会,更加懂得珍惜和回馈” ,是也。

      • Beya说道:

        提到宗教对人的影响,我的一点愚见:西方国家以基督教义做为道德规范。人们会经常审视,判断,约束自己的行为(忏悔),这是一种自省和自我控制。评判一件事情是好是坏,他们有一套标准清晰的是非准则(not that I prefer — 我猜这是为什么我对基督教徒敬而远之的原因。)

        现代中国,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包括我),唯物主义至上。对个体行为的制约除了法律以外,更多的是靠社会舆论。不管做什么事情,个体会很在意外界对自身这个行为的评价。当社会舆论的标杆都模糊不清的时候,怎么去指望个体会自重自律?

  • 猫时间说道:

    有个老冰的连载文章,也讲社会救助体系对于所谓人的素质的影响,我大部分同意,不过,我依然觉得每一个个体都对自己的社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改变的第一推在哪儿呢?也许是外部影响和压力还不够吧。。。

  • jingn说道:

    我火了我火了。。你妹的!!我发现我低眉顺眼深藏不露的人生彻底被你毁了。。看官自重。。伤口是真,内心活动我保留意见!!你怎么不把小戈先生的照片发上来啊。。亲人和朋友的区别啊。。啊。。啊。。

  • haililiu说道:

    周日晚上不小心看到如此有震撼力的文字和实验,发表几点感慨:
    1、玩这个还是很需要勇气的,所以十分屁服两位同学的献身精神,也恭喜你们没有被当街暴揍;
    2、贝丫头最后一句点题之明了深刻胜过国内千百个媒体不疼不痒找不到那啥点的分析。
    3、看来同学们关于部分国人“信仰”的理解都已经很深刻了。偶们的看法是一致的。或者说换个角度来说,部分国人的迷信其实不过“功利+畏上”在另外一个领域的重演。其实他们并没有信仰,灵魂没有归处,所以才“好死不如赖活着”而且所有的荣耀和价值都要寄托于这生在人前的样子,俗称“面子”。

    • Beya说道:

      国内媒体不敢说,绕着圈子说,不疼不痒地说,藏着掖着地说。它们也是为了“活着”。 我写的东西很多唧唧歪歪的部分都删了,但是很惊讶“从某种意义上说,澳洲的福利制度更像共产主义,劫富济贫。” 这句话竟然逃过了编辑的法眼。这是Sheldon附身吧?读不出里面的sarcasm….

      • haililiu说道:

        大概是在编辑的理解里,这个语义是“与澳洲自己表面上的资本主义名称相比”它的福利制度更香共产主义。

        而贝丫头的意思地球人都知道,是跟黑老大立的牌坊比。

  • huhaijie说道:

    beya上男人装了,重量级的成人杂志。口味重,少儿不宜。不过男人装居然也有社会题材,果然去中国后,思想觉悟也提高了!

    这期主题想说明什么?以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来反衬我们在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让澳洲良好市民长知识知道在古老的文明古国有一种现象叫“碰瓷”?
    都说了,穷山恶水出刁民啊,你把这个实验放在索马里试试。包你一躺下就有人把你扒光。
    而澳洲,欧洲什么的,大概绝大多数人都想不明白,这碰瓷的意义在哪里吧?
    人不是生来都善良的,也不是生来都邪恶的。这出生后的事,得看资源的紧张程度。如果天天躺在树下有果子吃,也没有必要对每个经过的陌生人都摆上一刀了。
    国民如女儿,需要富养,才能学会矜持,学会尊贵,学会优雅,学会善良,。而人在江湖飘的话,哪能随手不带几把刀呢?
    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兄弟,这就怪不得我下毒手了”。
    所以老毛也要提倡少生孩子多种树啊!

    • 猫时间说道:

      咦,现在不是第三世界移民多生孩子抢占世界吗?据说法国的穆斯林移民,美国的有色人种都是这种攻略,眼看再过不久,美利奸、法兰西就全是我朝子民滴天下鸟,哈哈哈哈。。。

    • Ken G说道:

      要说和别人抢资源应该说是日本人,当年日本人来了,国人怎么那么怂逼!
      到现在还时常犯怂。。。。

    • Li说道:

      同意huhaijie的观点,哪里的人都大体相同,所谓高尚或者冷漠自私还是取决于所在的制度,自身能得到的保障从而拥有的安全感,所以国人总是企图用道德去要求大众本身是不可行或者说非常有限的,完善的制度才是根本。总是要求人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很好但对于人性绝对是严苛的,哪能人人都是圣人啊。

      • haililiu说道:

        窃以为haijie同学上半截论述的挺好,下半截这个“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好像不太赞同。

        一、总体上中国不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

        二、大国都应当以全球(甚至全宇宙)的资源为算计,而非自己手中的这点儿家当。美国5%的人大约消耗全球47%的自然资源。中国的石油和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分别为55%和54%,也就是说半数以上靠进口。

        三、如果同意上面的观点,要说竞争资源,也应该是70亿人面临同样的程度的竞争,并非中国14亿人之间的竞争更激烈。换句话说人口与资源这个矛盾不是14亿人窝里斗的问题(这点被搞计划生育的给洗脑了)而是14亿国人和剩下全世界56亿人口斗的问题。

        四、同样道理,中国自己搞计划生育而不在全球强制推行计划生育并不能有效减少全球人口对资源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全球资源是不变的,而中国人口只有世界1/5。印度、南美、非洲等国家多生几个,我们就白计划了,反倒像是民族自杀,主动为全人类自绝种族。

        所以,我认为,haijie同学这个被很多中国同胞广为接受的point实际上是一种被扭曲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目光的狭隘和政府计划生育洗脑教育的成功。

      • huhaijie说道:

        ***窃以为haijie同学上半截论述的挺好,下半截这个“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好像不太赞同。***

        (写的挺好,摆事实,讲道理,引数据,经典议论文。不过我毫无压力,嘻嘻。各位看官请莫走,待苏三慢慢道来……)
        ***一、总体上中国不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
        (中国人均资源匮乏这个好像是有定论了,具体可股沟“中国 资源丰富吗”或问siri。)
        (多插一句:地球也是一个“人”均资源匮乏的地区。一个由于没有自然天敌,地球人类的繁殖总数已经远远超过了作为食物链金字塔最顶端的平衡数量,或者用另一个角度看,人类的数量按照食物链表应该在底端。可参阅: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906/15/3037749_51615496.shtml)
        ***二、大国都应当以全球(甚至全宇宙)的资源为算计,而非自己手中的这点儿家当。美国5%的人大约消耗全球47%的自然资源。中国的石油和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分别为55%和54%,也就是说半数以上靠进口。***
        (同意你上面的数据,你的意思是要鼓励战争,资源重新分配呢?还是使用均富卡?)
        三、如果同意上面的观点,要说竞争资源,也应该是70亿人面临同样的程度的竞争,并非中国14亿人之间的竞争更激烈。换句话说人口与资源这个矛盾不是14亿人窝里斗的问题(这点被搞计划生育的给洗脑了)而是14亿国人和剩下全世界56亿人口斗的问题。
        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既有的签证与移民政策下,有相当数量的中国人民无法和华丽丽童鞋一样,与全球70亿民众竞争资源。你知道的,中国有相当部分人想到美加来争夺全球资源的话,唯一的办法是付出40万rmb的成本给蛇头,这个不是相当部分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愿意支付的机会成本。(流动性问题1:国家保护的概念)
        且不说中国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民,不但没有机会和70亿人民竞争,甚至没有办法和14亿人民竞争,甚至,他的竞争对手仅仅是村中的刘寡妇或笑眯眯笑眯眯不是好东西的村干部。每个月跑到镇里和其他村的村民竞争一次资源,还得跑3个小时的说,不快点,天黑路更不好走啦!(流动性问题2:交通问题)
        (城市化效应)就算祖国大力发展基础设施,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于是,你不和村干部纠缠了,带着海盗式的勇气和一帮自以为是的城里人竞争资源了。那么,城里的土著们,对待村里人的态度呢,可以参考欧美民众对待花了40万rmb船票的中华民众的态度。只可惜,大城市没有海关,土著们的不满只能停留在口头上。当然村里人也不能太得意,中国还有著名的户籍政策来保护既得利益者——城里的土著。
        就算你相当出众,赢得土著的尊敬,那么,资源一直有聚集效应的恶习。你来到城市,带来了脑力和体力资源,享受了规模化效应,却占据了部分资源如土地和交通时间(在萨缪尔森的宏观经济学中,非拥堵的道路是公共资源,过了拥堵线之后就变成了排他资源。)由于对低收入者而言,资源集中的收益远远大于排他资源的成本,所以,资源越集中,收益越大,然后资源越集中,恶性循环。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城市化进程。而供给无弹性的资源如土地和交通时间,在竞争中就变得及其你死我活。(寻租效应)这个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无解题。(案例:红绿灯实验证明:法兰克福(60万人口)市民的道德水平要大幅度低于Babenhausen(1万5千人口))
        吐槽了这么多10年前就还给老师的经济学名词(我真的不是来装逼的,哭哭……),只是为了说明倒在地上碰瓷的老太太,她真的没有心情和70亿人民争夺全球化的资源。
        ***四、同样道理,中国自己搞计划生育而不在全球强制推行计划生育并不能有效减少全球人口对资源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全球资源是不变的,而中国人口只有世界1/5。印度、南美、非洲等国家多生几个,我们就白计划了,反倒像是民族自杀,主动为全人类自绝种族。***
        好吧,我说微观吧,你要说全球观,我开始说全球观了,你又和说民族保护了。另外,中国人口只有五分之一的说法让
        ***所以,我认为,haijie同学这个被很多中国同胞广为接受的point实际上是一种被扭曲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目光的狭隘和政府计划生育洗脑教育的成功。***
        (华丽丽童鞋偷换了个人资源和国家资源之间的概念。我甚至冒昧大胆地猜测,华丽丽童鞋也许没有完全看懂我的文字。
        我再次精简总结一下我的观点:,一个人的道德水准和这个人的可分配资源的数量是成正比的。延伸:在有流动性限制的前提下,这个地区的道德水准和地区可分配资源的数量是成正比的。别无它意。
        再次举起鲜明的旗帜:支持计划生育,全球的。或引入天敌——比如异形什么的。跑题了。华丽丽童鞋在国外待的很没有资源问题,可我每次回中国吃转基因的鸡,用化学粉末泡出来的拉面,在超市40个收银台前排半小时的队,挤5分钟一班却也挤不上的地铁,或是奢侈一点,花个一小时时间在酸雨里和穿着高跟鞋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抢出租车,运气好的话赶上节假日,可以在黄山之巅和一万人一起,听空谷回音。此时此刻,我唯一的想法是去他妈的老龄化,去他妈的民族繁荣,去他妈的人权生育权,老子举双手双脚外加JJ赞成计划生育法。
        (下面是我温和的想法)
        或者游说华丽丽童鞋游说美加议员对中国人民实习免签入境政策?
        或者游说华丽丽童鞋游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世界?
        选一,不,选二,不,选一,不,选二,不……苏三欲起解,花瓣落满地。

      • huhaijie说道:

        贝老师:看了那篇文章。写的很有逻辑。从这个角度看我没有问题。

    • haililiu说道:

      haijie, 你似乎认为只有移民才能享受他处资源。美国人并没有都移民到非洲去喝咖啡,也没有移民到中东和加拿大去加油。日本人均资源比天朝还少,道德水平不比天朝低。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在谈论同一件事情。我是说不要指责人均资源。更不要认为计划生育能提高全民素质。香港、台北、纽约人口密度不比天朝小。倒是贝丫头那个见解更深刻:想想政治制度、法制环境和别的更靠谱的原因吧。我一直认为指责人均资源是镰刀棒政府自欺欺人的说法。而且老毛没有赞同过少生孩子多种树。他说人多力量大!

      • 猫时间说道:

        两位争论得好热闹,窃以为计划生育某种程度上和进化论一样,也是属于证据毫不充分的一种观点,只可惜前者更强的是倚靠暴力机构(中国政治课本语)的强制执行,逐渐让众人形成了一种似是而非的观念:中国的问题都是人口多造成的。
        我小时候一直纳闷为什么犹太人那么鼓励生育,为什么天朝前30年鼓励”伟大母亲“,后30年又视人口为负担累赘,后来才明白感情自古以来p民从来都不被当“人”看待,只是劳力,只是数字,而已。。。

        当然在奴化教育制度下,没有现代公民素质的个体确实也很可悲,难逃被奴役被数字的命运。问题又回到起点,怎样改变制度以及个体的素质呢?开放,只有开放流通的社会才有可能,但如今天朝内在的自我改变已不可能,只有靠外部的新鲜空气和压力了,所以各位海外童鞋们,多输送点儿氧气进来吧!瓦咔咔咔。。。

      • huhaijie说道:

        海狸哥吐槽成功:老毛确实没有说过,是我臆想出来的,嘻嘻。加一分!
        我继续吐槽(我痒痒行不……):
        美国在赤裸裸地侵略啊。中国人民解放军不给力,去非洲圈地算个屁。
        日本的物质资源确实比较少,(这也是战败前一直有出去找资源的想法)但是通过贸易和科研的方式,优化了资源。其实日本非物质资源非常丰富。草,我又绕了这么多弯,我只是想说日本不穷而已。(哭……)
        海狸哥,其实你提到政治制度什么的其实我懂的。其实我和你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分歧。都是在国外两边看看心思耽耽的人。
        造成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解决方法也是多面的。全球这么多智库,不是咱在这里吹吹牛皮就能解决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中国人太多了。拥挤会产生戾气的。我向来是墙头草,可我在这个问题上从来没有这么坚持过。我真的错了么?

      • 猫时间说道:

        我还是觉得中国人口数量不是最关键问题,关键在于干什么都爱跟风,聚在一起还高声喧哗,绝不互相谦让——人为造成的panic好可怕。。。

      • Beya说道:

        我觉得这个实验应该分别在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的街头做一做。是体制上的问题,还是人文方面的原因,应该不言而喻。

      • haililiu说道:

        Haijie鉴于你的主要关注点在人口上,和贝丫头这个主题有点不在一个频道。我特地去你的地盘上贴了点东西分享一下,以示真诚交流之目的。

        从头就没有觉得和你有什么分歧好辩的。贝丫头在宣讲大乘佛法,你老人家在台下摆摊儿开草药治病。包子路过只是对你摊子的风水朝向摇了一下头。大家的思维根本都不在一个宇宙里。

        这里对“洗脑”二字可能给你带来的不适真诚道歉,虽然那并非针对你说的。包子在多年前也相信同样说法,并有人口心烦带来的资源危机感,可后来用了很多数据一分析,才发现自己是长期以来被洗脑了。

        我们不但被洗过,天天有人试图继续洗我们。一胎化、人均资源论、全球变暖、可再生能源、中国操控汇率论、商业广告、央行体系、能源独立都是这个目的,无论镰刀帮的还是山姆大叔的。山姆大叔这里人才济济,无痛洗脑的手法更高明,设备更先进,微笑更迷人,这是米国和天朝最大的区别。现实是大多人都没有时间和能力去调研分析别人告诉他的那些东西,很悲哀,很无奈。

        包子眼前的社会就是一帮自信超过能力的野心家和一群迷迷糊糊的羔羊之间操纵与被操纵的关系,要么怎么会有那么多愚蠢的冲突和战争把糊里糊涂的老百姓都卷进去呢?要么怎么去开气候年会的领导人都是坐着大排量汽车呢?世界粮食组织说:全球的粮食年产量其实足够110亿人吃饭。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吃不饱饭呢?而且我们中大多人都相信是因为人口太多造成资源竞争,而饭不够吃。当有那么多人吃不饱饭时,我们却相信让汽车烧玉米酒精让飞机烧食用油这些“可再生能源”是进步!我们自检一下自己被人打乱的主板逻辑电路都会发现很多bug. 呵呵,孤单的感叹! By the way, 美国不是已经到处是E10(在油里掺百分之10的酒精)的油了吗?现在据说要游说E20的合法性。

        所幸牧羊的不是野心家而是上天,人算也不如天算。我不开心,但也不悲观。这个感叹也和贝丫头的文章不搭掉,请原谅。我不再做过多发言了。

      • haililiu说道:

        Typo, 搭调

      • huhaijie说道:

        作为一个应景悲观主义者,我也是持有下列观点的: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被根本解决之前,宏观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被洗脑的产物。
        当我们还在争论你的观点正确还是我的观点正确的时候,上面有个人笑了。

        不过我很庆幸自己迷糊地活着,因为参透世事的人都疯掉了。

        继续歪楼……骚瑞。

      • huhaijie说道:

        还有,(我气愤地说)我的关注点没有在人口上好不好?是你歪过去的好不好!!!!!!
        我只是说资源有限除以人口太多等于中国部分人民太穷了,穷的可以没有道德底线。

      • enjilarlar说道:

        这么热烈的讨论少了我就不热闹了。贝老师的原文太长,又图文并茂,看得人眼花缭乱,让人好生恼火。再看评论,竟然还有更长的,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中,这楼搭的还有底线吗?说到底线,楼上的哥们说“穷的可以没有道德底线”。这话听上去真是掷地有声、振聋发聩,就是让人有些糊涂,怎么在天朝给人的感觉正相反呢?最没有道德底线的似乎是富人啊,是权贵啊,是正襟危坐在台上大讲以德服人的老爷们啊。人穷固然志短,但穷鬼们的欲求也是低档次的,无非是饱暖而已。反而是不愁温饱的人,才有空去琢磨淫欲呢。当然,淫欲也是人性。和自己的媳妇在炕头上淫欲谁也管不着,但有人淫了民女,还要淫民意,这就很不健康了。那些做着不健康的事情,却高喊着大家伙思想要健康的老爷们,他们有没有道德不晓得,反正是看不到他们的底线。假如你我从眼下一起回溯五千年,就会注意到,几千年来草民如草芥,在道德的天秤上永远没份量。道德体系是圣人建立的,道德秩序是君子维护的,亿万穷鬼只能翼护于道统之下,稍有逾越之举就是破坏法统,差不多马上就会被正法。所以穷鬼们没法有自己的道德,只能服从于别人的道德。时间久了,甚至不用老爷们自己喊以德服人了,穷鬼们之间都不允许对“德”提出半句质疑。要是哪个穷鬼敢有微词,立刻就会有别的穷鬼跳出来,厉声喝道:看你这副德性样还敢怀疑老爷的德行,莫等老爷动手,我先打了你这个穷山恶水里出来的刁民!这一掌,是老爷们的胜利,更是穷鬼们无尽的宿命。

      • huhaijie说道:

        enjilarlar, 由于天朝长期缺乏社会保障底线,人民长期以来有一种致命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使得人们像花栗鼠一样在冬天囤货,不管够不够吃,先屯满再说。多了好说,不够了的话,那是致命的啊!
        所以我朝的人民信奉的是拜物教,因为——一切道德与生存违背的话——无效。这样就积累起来了。通过与同类人的比较和交流,就更加坚定了这个信仰,因为——大家都这样,那就说明没到道德底线啊。

        所以,你看,我在讲进化论,你在讲社会学,我们其实讲的也不是一回事儿。:-)

        继续歪楼中。

      • SDD说道:

        插嘴一下 美國現在猛推E20這是為了爭取美國農民的選票

      • Beya说道:

        欢迎拉拉再次掀起一轮小波。道德绑架很可怕,不但妄图约束别人,还捆绑了自己。

      • enjilarlar说道:

        嘿嘿,进化论!怎么消除人们的危机感呢?是用进化论还是社会学?是靠德育还是给每人办一份养老保险?是改掉人们胡思乱想的毛病还是改革这个体制?所谓群众有没有道德素质,这个问题在这里已经被诸位讨论过多次了。天朝的群众确实有很多人素质不高,但当今的乱象全是因为群众素质低引起的吗?是什么造成了群众没素质,是谁培养了一大批没素质的群众,是谁总在强调对群众的教育任重道远绝不能放松?看清了这个,才算是找准了病根。

      • 猫时间说道:

        拉拉又生龙活虎,上蹿下跳了,哈哈!

        怎么低素质的人就那么容易被洗脑嘞?啊?乌合之众,自古以来都不缺,嗯哼~~

        周末愉快,可怜的我还要加班。。。

      • Beya说道:

        HJ: 拉拉以前推荐过醉钢琴醉老师的“素什么质”,我基本同意那篇文章的观点。你读读。

      • enjilarlar说道:

        @猫姑娘,在专制体制下,一味要求个体承担起道德责任是很困难的,也是强人所难。德国的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说过,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只有两种人能够坚持进行明辨善恶的思考,一种是有大智慧的人,一种是有大信仰的人,其他人都是平庸的。这和素质没关系,高素质的人也照样平庸,不能有自我思考,即使有也不能公开宣扬,否则将受到迫害。你说方校长是低素质的人吗?似乎不是。他作为网络通信技术的专家,用自己掌握的技术建立了GFW。你说他是恶人吗?好像也不是。没听说他手上有血债,也没听说他迫害过谁。可是就是他这样的人,认认真真的执行D的指示,奉公守法,完美地成就了他自身的“平庸的邪恶”。这是他的悲剧,更是我们所有人的悲剧。我们有谁不是在认认真真地演绎着自己的悲剧呢?当然,现在已经不是文革那会儿了,时代在发展,技术在进步,中国也步入了二十一世纪。从表面上看,我们所处的大环境与父辈们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似乎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自由选择生活方式了。可是,中国社会的本质真的已经变化了吗?人们真的已经从思想的禁锢中解放出来了吗?一切都是假象,不过是披了一件物质繁荣的外衣罢了,人们内心的恐惧并未消除。人们在公开场合,在涉及敏感问题时,只能装傻。很多人白天是人模狗样的鬼,晚上是鬼鬼祟祟的人,只有在虚拟的网络中,在掩盖了真实的身份后,才有可能说一些真话和实话。即使这样,也不过是批评批评时弊,发发牢骚罢了,不肯深入分析问题的原因。因为大家都清楚,有一道红线在那里,很多问题分析分析就越了红线,而谁越红线谁死。所以,人们都只是在喊,说道德沦丧了,说世风日下。可没人会把矛头指向造成人性堕落的真正的根源,因此人性只能是愈繁荣愈堕落。
        最后感叹一下,这楼搭的实在太高了,要想回复得把右边的滑块向上拽一大截,还得注明是回复谁。该拆楼了。

      • Ken G说道:

        你们俩是不是考虑改一下名字,怎么这么乱hihili和huhahi,什么根什么啊啊啊啊啊

      • enjilarlar说道:

        高大哥,这里没有叫这些名字的两个人。

      • Beya说道:

        海狸vs海鲒 同辈兄弟

  • Ryan说道:

    有意思~

  • Ken G说道:

    给稿费吗?哈哈哈哈

  • SDD说道:

    貝老師寫這篇文字 看完後 既覺得好笑有趣 又同時讓我感慨萬分

  • 印月说道:

    英国好象有个类似的假设的实验(只是假设,没真做)。让一穿工装的人在地铁站里晕倒,如果大批的人走过,不救,那就很可能没人会去救,因为大众有从众心理。但如果是一穿西装的人晕倒呢,那大部分人都会去救,因为,”他穿西装,他跟我们是一个阶级的”,自己人心理。

    • huhaijie说道:

      只有白领阶级才在地铁里?工人阶级不进地铁?

    • Beya说道:

      恩。这个专题有提到“旁观者效应”这个社会心理学名词,就是你说的从众,但是是对同一个受困人的。有人去救,其他人都会援手。大家都只是走开的话,其他人也会选择漠视。我在农场看到的羊群也是这样,一只羊跑了,其它羊全跟着。一只离我很近的羊看见我手上的干草,冲我跑过来,一群羊都冲过来,吓死我了。

      这个效应在北京的实验应验,但是不适用于墨尔本,因为这个第一人下手太快,群众们都来不及跟从。

  • 6说道:

    想起美国一个动画片,房子着火了,女婿被房梁砸倒,呼喊岳父岳母救命,岳父赶紧打☎问律师:Whats my liability if I save him? 下面的情节就是挂了电话,拉着老婆跑了。我后来问美国人是不是太夸张了?他们说也是也不是。后来还有一次讨论过这种问题,一个美国人说,最安全的方法是,不要扶。如果人清醒,问ta需不需要帮助叫救护车,如果昏迷,马上叫救护。。。他们说这里讹诈的因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怕犯罪陷阱。说得好像美国很冷血一样。但我总是持怀疑态度,因为日常生活中,这个国家的人民很乐于助人。出门在外得到过许多帮助。。。。但另一方面,我们的房屋保险也上了一种险,任何人在我们的房子里意外受伤又决定告房主的话(据说这在美国并不鲜发生,考虑到那时家里party多,常会有朋友带来的不认识的人,就听从律师意见上了),这个保险会cover 医疗等费用。

    • Beya说道:

      所以我非常有兴趣知道在纽约街头昏倒,到底会不会有人搭救。

      在美国,经常有人特意挑衅名人,名人怒极动手的事例,然后碰瓷这人得赔偿金无数。在澳洲就不行,找茬的就只能拿到犯罪受害人赔偿金,这还得是在证明了自己是犯罪受害人的前提之下。

      不过,美国又有这个Good Samaritan Laws,见死不救还得把自己搭进监狱啊。这个,救还是不救呢,很纠结啊。6去做个问卷调查啊,很想知道美国人民到底怎么想的?

      • 6说道:

        纽约肯定有人救的啦。你走路拌了一下停下来揉揉脚都会有人问你要不要帮忙。 人口那么密集,又那么多样,总会有来搭救的。但是我觉得采用打电话叫救护方式的居多。我曾有个同事晕过去就是这样,旁人马上打急救电话,但是没有挪动晕倒者。这里有对晕倒者安全的考虑(除非你是专业医生),也有liability的考虑。
        (我听一位专业人士讲过,遇到晕倒者,never try to pick the person up, ’cause you don’t know the cause of the fall, it might hurt him/her. Only call for help. if the person is vomiting, grab the cloth and help the person to a side lying position to avoid the person from chocking in his/her own vomit, life the chin a bit to help open the air way. but never touch the skin, ’cause you don’t know what kind of disease he/she has)
        美国敲诈的屡见不鲜,但是人民整体水平是摆在那儿的,见死不救估计少见。当然不同的区人群素质差别之大也挺让人惊叹的。
        这问卷我可以做阿,你出题吧?拿了题目我保证满街问去。。^_^

      • 6说道:

        lift the chin, not “life the chin”. typo.

  • huhaijie说道:

    我发觉漏了一段并且格式很有问题。为毛我不能删除或修改我自己的留言啊?

  • enjilarlar说道:

    侮辱,侮辱,这个实验是对祖国大陆人民的赤裸裸的侮辱,是对我们生活智慧的公然蔑视,是在我们漠视生命、只求自保且无法愈合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贝丫啊,贝丫,我强烈要求国安对你进行跨国追捕,将你家断水断电断网,断绝一切人世间的来往,将你押上人民的审判台,迫使你自绝于人民,让你的名字永远刻在人民树起的耻辱柱上!

  • huhaijie说道:

    贝老师把我上面大段吐槽文删了吧,我已经整理到我自己的博客里面去了,有兴趣的同学去尽情吐槽吧。

  • Beya说道:

    抱歉啊,昨儿没上网,去医院了,体验了一下免费专家门诊,约的早上10点半,10点我就到了,一直等到12点半。期间仓皇外出两次给停车机器喂钱。哎,谁让它免费呢,叫你等,你就得等,无怨无悔。

    今天上来一看,吓死爹了,水漫金山啊。由衷感谢楼上各位同学的精彩评论!博客的魅力之一,我以为,就是抛砖引玉。真理越辩越明。评论比原文好看,评论比原文深入,评论比原文全面,都是我愿意看到的。

    我先处理工作邮件去,下午再来一一回复。

  • Beya说道:

    我没读过男人装(For Him Magazine)这本杂志,就八卦新闻听说谁谁宽衣解带上封面什么的。其实就是一本男性时尚杂志吧,教男人怎么装的,中文翻译倒是名副其实。至于,中国版男人装为什么要有社会研究调查,想来是为了融入主旋律的需要。小悦悦事件的后续反思,又有一点那么不融入主旋律,也许这就是男人装的雅痞定位?

    本次实验不光在发生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也发生在祖国伟大的首都。实验对象分别是一朵姑娘,一枚小伙,和一位大爷。国内的实验结果是:

    “1. 老年人被救起的几率最低,很显然,是救助后所带来的风险最大。2. 年轻女孩被搭救的几率很高,绝大多数人没有想过被讹上的可能。3. 当受困者为男性时,有一部分人会认为受困者并非因为疾病而倒下,有可能喝多了。4. 绝大部分的人更愿意拨打求助电话,而非直接上前扶起受困者。5. 当人们处于观望状态下,只要有一人上前询问或者救助受困者,便会产生带动效应,继而影响到大部分人的下一步举动。6. 所有的老外都漠然地走开了,这与我们的预期有些差入。”

    我当初听到的编辑的意图是在以下几个城市实验的:波士顿,墨尔本,伦敦,和东京;最终有图文的只有前两个。其它两个地方,也许是因为没找到协助人,或者协助人不方便做这个实验,种种原因,不得而知。美国协助人的实验发生在Wellesley College宿舍走廊,实验结果肯定和真实情况有出入。我其实很想知道晕倒在波士顿街头的群众反映。至于为什么没有选在其它第三世界国家,我猜是出于安全隐患的考虑。

    因为是报告,我只负责描述过程。之后的分析也是就事论事,鲜有主观结论,读者怎么读怎么想全看个人的理解和诠释了。当然,我的分析是为了引导到“社会制度和国民素质的因果关系”这点上的。一个政府,如果有全面合理的法律制度,医疗制度,社会福利制度;这些制度能够被公正公平公开地执行和操作,碰瓷这种现象(scam)就会在很大程度上被减到最低。

    这一点其实大家都同意。haijie呢,更深入了一点,觉得中国的社会制度不完善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内资源馈乏,僧多粥少。haili呢,又以严谨的 数字反驳了这一观点。在我还没看haijie的大吐槽之前,咆哮下先: You are both missing the point!!!!! WTF is this to do with resources???!!!!

    五十大板各打完毕。:D

    简单举两个例子。从人口统计角度说,东京是世界上第一大城市。人口多,资源少,不见得东京人就是道德水准最低下的吧。好吧,认识我的同学都知道我很不待见小日本,虽然心里很愿意称日本人为“道德低下”的种族,但是讲到社会风气,自己人对自己人,就很没有底气这么说了。九零年代,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前,科威特聚集了全球最多的亿万富翁,也就是传说中的富得流油,资源丰富到极致。可是呢?性别歧视严重,妇女没有选举权,死刑犯被投石致死。以上,资源(财富),人口,和道德,这三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道德是个太虚无飘渺的概念,就好像我们说素质一样。与其谴责社会道德败坏,国民素质低下,不如干点实事,完善各项社会制度。男人装的此次专题最后倒是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应该立法吗?” 它问了一个很具体的问题,“我国是否适用于《好撒玛利亚人法》(Good Samaritan Laws)(Seinfeld粉表示最后一集里面有嘿嘿)? ”接受采访的这位法律届从业人士表示目前国内的公检法体系还没有完善到可以照搬这个法律的地步,但是他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前景表示了乐观,他认为“在今天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去讨论并且去关注这些事情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我明天看看能不能把其它几页贴上来。– 贴好了,请点击题图划线处下载。

    • huhaijie说道:

      对于歪楼我深表遗憾。

      我更正一下:觉得中国的社会制度不完善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内资源馈乏,僧多粥少不是我的本意。我认为这是原因之一,不是根本原因。
      其实我想说的是:仓禀实而知礼节 衣食足而知荣辱。

      刚才你说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的街头去做做。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里约热内卢,墨西哥城,曼谷会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我们都没有办法做实验,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真正的情况。

      可我感觉上总觉得这事儿吧,跟文化,跟制度都没关系。这就是动物性的刺激反应,你被电了几次,就不敢拿香蕉了。

      就像我2009年自己的实验,在上海街头问路。2次穿的破破烂烂的,所有人居然都会当你是空气,眼神空洞地向前飘去。摆摆手是客气的了。
      2次穿西装问路,其中一次很热情,还有一次那个人本能地跳开,然后再打量一下你,然后很热情。
      3次和老外一起问路,非常热情。有一次还陪我们走了近1公里的路。

      这又是为什么呢?

      • Beya说道:

        因为”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全世界都一样啊,不然为什么会有“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这个警言?试想如果昏倒墨尔本街头,状似吸毒分子,也没人愿意和你有身体接触吧,最多打电话报警。

        我擦!为什么我和老外一起在中国问路,每次都有人给我奇怪的眼神呢,从来没有被“热情”过?哦,明白了,他们大概在想:这个女的,跟老外混在一起,不是导游就是贱货。。。。

        还有一次,手机没电,找不到公用电话,着急和陌生人借手机,并表示愿意付费,小戈站我旁边。问了五个人,老中青都有,没有一个愿意借手机。— 老外在不在身边,似乎和国人的警惕性没有什么关系。。。

      • huhaijie说道:

        不是导游就是贱货。。。。这个很好笑。
        我也碰到过,又一次和我的实习生(一德国女生)去城隍庙买东西,店主很屌的和我说,翻译你过来。

        关于问路和借手机我倒是和你完全不同的经验。大概得看地方。

    • SDD说道:

      貝老師 我要打小報告

      偷偷講給你聽

      美國的 “男性雜誌“ 有定期的出些頗具深度的 經濟與政治文章 有時候還滿有意思的 因為我讀過那些類型的文字 用字深到我查了字典之後 也是半知不解

  • haililiu说道:

    贝丫头这个大板咋打得不冤。怪我说话不清,带跑题了。读懂的同学应该能发现,我核心的point和你咆哮的一回事:WTF is it to do with resources???!!!!

    同意那个去香港、台北测试的方法。都是“华人”,应该能成为很好的对照组。更好的对照组没准是多伦多、温哥华的新移民区,那里很多大陆过去的华人,连从小受的教育都和大陆人民一样,这样就只剩下制度的不同了。更好甄别。

    Haijie老弟算比较有量。我也不介意你送的这个华丽丽的头衔。昨晚在床上跟老婆一说,两人都爆笑。老婆说喜欢别人送我的这个新外号。那好吧,以后我就偶尔叫自己“华丽丽的包子”了,哈哈。

    • Beya说道:

      对 打得就是被带着跑 跑就跑了 还一二三四 越跑越远。。。

      我和Elva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的网友 也经常在猫猫和拉拉的地盘上大放厥词 好在各位对我都很宽容 我也不是拿客气当福气的人 大家就相逢一笑泯恩仇吧

      • 猫时间说道:

        矮油,放放更健康,直言不讳,真诚相待,这是我(们,如果我可以代表一小部分人的话)热爱麻辣小贝的原因!

      • enjilarlar说道:

        抬杠,抬杠,有抬的就有杠的,否则就没意思啦。因为抬杠而生气是很没水平的表现。我在WP里认识的各位都是涵养很好的同学,没有因为抬杠而生气的,更没有破口大骂的。唯一见过骂脏字的,就是某位X同学,但他象个幽灵一样,在有光的地方很难见着,貌似有大半年没见过他了吧?说实在的,还真有点想念他。总是和你们这些理论家大段大段地争论学术问题,从人性抬到社会制度,从感情杠到地球的未来,偶尔和他探讨一下生殖系统的问题,还真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呢。

  • jingn说道:

    我敷着面膜看的,看到绿泥面膜已经紧绷到一定程度了还没看完全部评论。。然后突然暗想到不好,面膜干了皱纹被扯出来了,继而抬头看到各位热血青年投向我不屑的眼神,我们为国为民为天下,你丫紧张个毛皱纹啊。。于是我又弱弱的低下了头。。我觉得我还洗洗睡吧。。。。顺便说一下,手肘的伤口好了。伤疤估计不会退了。。。

  • 贝老师怎么一直木有更新咧?

    • Beya说道:

      本来想说一件事的,就是昨天豆瓣上集体讨论的那个,看完n篇之后觉得想说的人家都说了,还是闭嘴做自己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墨尔本紧急救助活体试验 at Hanging in the Sun.

meta

%d 博主赞过: